但對比當年的紅色印刷,我們更應該發揚艱苦奮斗、拼搏進取的延安精神,以客戶為中心,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打造“工匠”精神,讓新時代的印刷業再造輝煌。——必勝印刷網主編 袁宇霞

 

  從瑞金到延安,“追尋紅色印刷足跡”媒體團“重走長征路”的旅程接近尾聲,十天來我們踏著紅軍長征走過的足跡,登上婁山關戰役遺址、來到大渡河畔、翻越海拔4000米的高山、穿過紅原大草原,最后來到革命圣地延安。我們捕捉著紅軍長征一路行進的心路歷程,感悟著精神信念、意志品質、追求與夢想,體會著現今當地人生活的狀態,注定這是一次難以忘懷并帶來極大影響的旅程。

 當然,我們的視線一刻也沒有停止尋找與印刷相關的每一個元素、每一個細節。

 在瑞金中央蘇區遺址群,我們尋訪到中央印刷廠的蹤跡,據稱,在中央蘇區繁盛時期,中央印刷廠全廠職工達100多人,滿足當時蘇區的革命宣傳和教育學習的需求,我們看到大量的革命書籍、報刊及宣傳單的印刷品,在當時印刷方式主要有油印、鉛印和石印,石印用于鈔票紙幣的印刷。這一階段是印刷技術發展和印刷需求旺盛的一個時期。

 毛澤東當時曾說過:“ 我們的革命宣傳好比是向敵人發射的精神炮彈,印刷所好比是制造這種炮彈的兵工廠。”可見,在當時政權剛剛建立的時候,政府就意識到印刷業是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正是在這種思想方針的指導下,當1934年中央紅軍被迫離開瑞金踏上長征征程的時候,笨重的印刷機被拆卸開來,和其他必備物資一起,由紅軍戰士擔著上路了。紅軍轉移后的瑞金中央印刷所被國民黨軍隊炸毀,而長途跋涉,邊打仗邊行軍,負重物資逐漸卸載拋棄,長征途中最為方便的印刷方式還保留了一些油印。這一階段,“紅色印刷”幾乎處于停滯狀態。

 直到1935年,中央紅軍抵達延安,并做出以延安為中心建立陜甘寧邊區革命根據地的決定之后,中共中央著手大搞建設,推動農業、工業及相關產業的發展,印刷業作為當時宣傳、教育的基本要素,與新聞出版業共同發展,成為新中國新聞出版業的搖籃。

 來到延安,我們參觀的第一站是位于清涼山南麓的延安新聞紀念館,它的原址是新華社舊址。展館內保留了一處石窟洞原貌,是中央印刷廠所在地。延安時期的中央印刷廠與瑞金蘇區的中央印刷廠不是一回事,延安時期的中央印刷廠前身是貨幣印刷所( 亦稱印鈔所),所長賀子珍,1935年12月由中華蘇維埃西北辦事處財政部成立,主要任務是印刷布幣和銀幣。1936年7月,印刷所由瓦窯堡遷到保安后,從山西運回了紅軍東征時繳獲的一臺石印機和道林紙,改善了印刷條件,1937年1月,印刷所遷到延安,地址在清涼山。

 中央印刷廠當年在延安承擔了數十種報刊、數百種馬列主義經典著作及大量讀物和中小學課本的印刷工作。延安時期也是毛澤東同志理論思想形成的時期,他撰寫了大量的書刊,都是由中央印刷廠印刷完成。中央印刷廠為傳播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宣傳黨的路線、方針、政策,豐富人民群眾文化生活,發揮了重要的歷史作用。

   從展覽中我們看出,延安時期的中央印刷廠的技術水平和管理水平都達到了當時的最高水平。中央印刷廠下設材料科、總務處、鉛印部、石印部、排字部、編輯部、刻字部、裁紙部、裝訂部、鑄字部。當時廠里機器設備簡陋,鉛印部機器共有5部,其中有4部為舊機器,主要印刷《紅色中華》、《斗爭》、《蘇區工人》等報刊和一些革命書籍及抗日傳單等。石印部主要印刷紙幣、米谷票、郵票以及重要的公文布告等。承印的《新中華報》、《解放日報》、《邊區群眾報》、《解放周刊》、《中國工人》、《中國婦女》、《中國青年》等報刊雜志,以及馬列著作、毛澤東著作和黨中央的各種文獻,共計上百種,在中央印刷廠完成印刷后,被發行到各根據地及全國各地。

 除了中央印刷廠,在西北根據地還有光華印刷廠、八路軍印刷廠(后來的留政印刷廠),有書刊印刷也有鈔票賬簿印刷,共同滿足根據地以及國統區的印刷品需求。在技術上,延安時期主要以鉛字印刷為主,幾家印刷廠相互比拼,激發印刷工人的熱情和斗志;不斷推動技術的進步,自行研發紙張(如馬蘭紙)、油墨和改造字架的設計,大大節約了成本、提升了效率。即使用現在眼光看當時的企業經營和管理理念一點都不落后,甚至有現代企業借鑒的地方。

 1944年10月,毛澤東在視察中央印刷廠時講到:印刷廠的工作很重要,印刷廠生產精神食糧,辦好一個印刷廠,抵得上一個師。中央也發出指令:每一較大的根據地上,都應辦一個完整的印刷廠,已有印廠的要力求完善與擴充,要把一個印廠的建設看得比建設一萬幾萬軍隊還重要。

 可以看出,延安時期的紅色印刷業已達到一定的規模和水平,達到那一時期的頂峰,為革命的成功和獲取政權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受戰爭革命的影響,這些印刷廠幾次轉移搬遷,但始終在技術上、人才上、管理經驗上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成為新中國印刷事業的雛形。

 七八十年后的今天,印刷技術有了長足的進步和發展,當時的油印、鉛印幾乎都已退出了歷史的舞臺,一次次的技術革命,已讓古老的印刷術進入數字化、網絡化時代,但對比當年的紅色印刷,我們更應該發揚艱苦奮斗、拼搏進取的延安精神,以客戶為中心,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打造“工匠”精神,讓新時代的印刷業再造輝煌。

必勝印刷網主編 袁宇霞